那墨子还在想是否还要再叮嘱黄龙一些东西,就觉得耳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,仔细寻那声源,就见那黄龙腹部鼓动,接着又是阵轰隆声,只是这次却有了变化,那轰隆声仔细分辨却是像那“师父”两字。

    “黄龙,是你在说话么?你是在叫师父么?”墨子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有如九天雷鸣般,黄龙晃着大脑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黄龙徒儿如此聪明,你再多说几遍,熟能生巧。”墨子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,我好开心啊。”那黄龙慢慢的调整腹膜,慢慢的说了这么几个字,虽不是很清晰,但仔细辨识还是能分的出来。

    墨子一听,高兴的眼泪的都下来了。又慢慢的与黄龙交流,先从简单的话儿说起,这一晃儿一个时辰竟就这么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风起,墨子这才发现时间竟不知过去了多久,便对黄龙道:“为师该走了,不然你师兄该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那黄龙一听此话,满眼恋恋不舍,想了想,腹中发出了几个字节:“师父保重!”

    欣慰的再看了眼黄龙,墨子伸手抚摸了下他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保重!”没走几步,身后再次传来黄龙的声音。

    墨子转身看来看黄龙,挥了挥手:“你也保重!”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离去。

    那黄龙直到看不到师父的身影,方才轰隆隆的说了声:“师父,我会努力的!”然后空中几个盘旋,一头扎入水中,翻了个水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禽滑厘扶着高何与县子硕在一颗大树下等着师父,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师父回来,也不知师父遇到什么事情,这身边还有两个昏迷的师弟,自己也不好离开,这心正焦急之时,师父的身影出现,心这才放下。

    “师父,发生了什么事?”禽滑厘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墨子笑了笑:“没什么,是好事,日后你自会知道,把他俩弄醒,我们也该赶路。”说罢在高何、县子硕脖后一按,这二位方晃着脑袋晕忽忽问道,“哎呀,发生了什么事,我怎么晕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河水过于凶猛,怕你二人水晕,便把你们弄晕过去了,现在没事了,已经渡过了河水。”墨子编了个善意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啊?我们竟不知不觉就过了那河水,嘿嘿,多谢师父,我们胆子太小,让师父见笑了!”高何、县子硕不好意思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时候不早,我们继续赶路吧,下一站中牟邑。”墨子嘴上说道,但心里也暗想,此事以后还得和他们解释一下,免生隔阂。

    中牟城,(今河南鹤壁山城区)距离濮阳城(今濮阳市濮阳县)约百里多路程。只要过了河水那天堑,剩下的路便好走了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为了增添几分乐趣也为了给弟子们普及知识,墨子便讲述了这中牟城的往事。

    这中牟邑,城邑不大,但地势险要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这里原本属齐,乃是当年齐桓公在北戎狄侵略华夏大地时,也就是公元前659年,为了保卫华夏各国而修筑的一座城池。那《管子》中有记载:齐桓公筑五鹿、中牟、邺、盖、与牡丘,以卫诸夏之地,所以示劝于中国也。中牟曾先后被齐、晋、郑、鲁、卫国等国占领过。当年晋平公曾如此评价中牟城,曰:“中牟,晋国之股肱,邯郸之肩髀。”

    当年,赵简子死后,还没等落葬,那中牟守将叛变投靠了齐国,赵无恤在料理完父亲的丧事之后,便兵伐中牟,当兵至城下,赵无恤一声令下,包围中牟,还没等包围合拢,这中牟的城墙不知为何竟自行倒塌了十来丈。赵无恤一见,便下令鸣金收兵。手下大夫劝谏:“您亲率兵马征伐中牟守将罪行,这城墙自行倒塌,说明上天都在帮助我们去讨伐这天理难容的罪人,您为何还要撤兵呢?”这赵无恤回道:“我曾听叔向说过,‘君子不该在自己有利的形势下去欺凌别人,君子也不该在别人处于险境的情况下逼迫他。’所以,让他们将城墙修好后我们再开始进攻吧。”如此仁义之话自是难免不传到中牟城内,那守城官兵深感赵无恤仁义,便不战而归顺。

    这番故事讲完,墨子对其做了注释:“那赵无恤所行乃是仁义之行,也是尊重对方守城将士,不恃强凌弱。说到底,这乃是胸有河水之宽广,有容人之心,容人者,爱也,兼爱行之,则守城将士也服其之爱,便有了那番不战而收城之功也。如若不是这番,而是下令趁机攻城,那守城士兵为活命,势必死战到底,那时双方人员必有死伤,即便收回城池,所收城池也是战火毁坏之城,后面不知要浪费多少人力、物力去修复。你等认为可是这样?”

    那高何听后回道:“师父所言甚是有理,便如那阿城邑宰,若是他能有赵无恤这般仁义,懂得兼爱,我父母又如何会因战乱而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那邑宰这般不仁,后来也遭了上天的惩罚,也死于战乱之中。”县子硕道。

章七二:跨齐入晋论中牟往事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战国系年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七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拂柳长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国系年传奇并收藏战国系年传奇最新章节